□馮武勇 劉秀玲(新華社供本報特稿)
  即將在北京出席第三屆世界和平論壇的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上周末接受了新華社記者專訪,就日本現任首相安倍晉三的外交政策、日中關係等闡述看法。以下是他的主要觀點。
  [外交政策]
  “安倍煽動對抗或致日本被孤立”
  安倍首相日前在香格裡拉對話會上散佈“中國威脅論”,宣揚以所謂“價值觀”區分你我,並基於這一齣發點討論集體自衛權問題,這與其說是“對話”,不如說是拉幫結派。把參與對話者分成自己喜歡的人和討厭的人,只跟喜歡的人談合作,這就不能稱其為“對話”了。價值觀不同的人和國家,找到利益共同之處,這才是“對話”的真諦。
  安倍政府鼓吹“價值觀外交”和“自由繁榮之弧”,煽動對中國的戒心和對抗心,試圖拉扯“中國包圍網”。這些舉動反而可能導致日本孤立。國際社會會質疑,日本為什麼要對其他國家行使集體自衛權?為什麼要出口武器?為什麼要走上更容易發動戰爭的道路?其他國家可能反過來覺得日本才是威脅,開始包圍和孤立日本。
  “行使集體自衛權意味著參戰”
  真正的和平主義,應該是不用武力去達成和平。以所謂“價值觀”分類,把不同價值觀的國家視為威脅,覺得應該一起拿起武器壓制對方,這是安倍“積極和平主義”的思維方式。大家拿起武器保衛和平的想法太狹隘了。如果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就意味著與美國那樣好戰的國家一起參與戰爭,開啟了通往戰爭的道路,而戰爭與“和平主義”絕對水火不相容。
  和平主義是日本戰後打造的“品牌”。日本戰後制定了和平憲法,發誓不再戰爭,這種選擇應該值得贊賞。擁有軍隊的思維方式與面向未來的時代要求背道而馳。最大的問題就是,安倍這些人不把“和平主義”當作日本的寶物。
  “安倍應該正確地理解美國”
  對於日美聯手壓制中國的想法,美國並不贊成。安倍反覆稱日美的紐帶很重要,以為這樣就能討得美國歡心。但他同時做出不少舉動,比如參拜靖國神社,所以美國現在對安倍也有警惕。安倍政府應該更正確地去理解美國的意圖。對於美國來說,中國的重要性會越來越大,美國會越來越重視中國,日本應該在這種大趨勢下考慮如何得到美國的認可,進而意識到除了大家一起合作沒有其他出路。
  [中日關係]
  “日本領導人不合作行不通”
  我對習近平主席提出的倡議很感興趣,特別是關於亞洲“命運共同體”的提法。亞洲應該是一個整體,為提高亞洲整體信賴關係,大家應該互相合作。習主席呼籲亞洲各國合作為重,日本也應該表現合作姿態。現在的日本領導人沒有這種合作的意願是不行的。
  在通往亞洲“命運共同體”的道路上,首先要剋服鄰國間的相互嫌惡感,改善國民感情。鄰國之間感情對立主要是因為領土糾紛等歷史遺留問題,需要從歷史事實中找出解決方案。
  “日本民眾應正視歷史事實”
  在釣魚島問題上,南京大屠殺問題上,我一直主張要正視事實,結果招來部分人的反彈。日本民眾需要更多地瞭解歷史事實,民眾要有正視事實、承認事實的勇氣。我本著這種想法,一直在發出聲音,希望中國的朋友們也能知道,日本也有很多像我這樣的人,很多日本人是想跟中國搞好關係的。
  我覺得領土問題的解決並沒有這麼難。最核心的問題不能迴避。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和周恩來總理之間提到擱置爭議的事實是存在的,日方需要更好地理解兩國領導人將爭議問題留給後人解決的政治智慧。中日兩國應該在教育、經濟、環境、文化等各種領域創造合作機會,展開從高層對話到民間交流的各層面交往,特別是保持兩國年輕人持續交流,從而逐漸改善兩國關係。
  “世界和平論壇具建設性思維”
  作為中國和世界的最高學府,清華大學面向世界舉辦這樣一個論壇,邀請世界各國領袖人物,為探討如何構建亞洲和世界和平提供舞臺,是非常好的事情。從中國發出的和平信號,對於亞洲全體的和平構建具有重要意義。
  在中國舉辦的世界和平論壇通過對話,存異求同,是具有建設性思維的論壇。  (原標題:鳩山由紀夫:安倍式對話是拉幫結派)
創作者介紹

巴別塔

kwmoyzdmuqv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